| 2020-06-10
阅读882

「没有钱还给他们。我想我身上最珍贵的是器官。把人体器官卖出去了,就能把欠客户、父母、姐夫的钱还了。」「斐讯零元购」投资者、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石庙镇臧家村天生脑瘫人、又称「轮椅哥」的赵玉强无奈地说。

2015年底,赵玉强经人介绍,了解了京东自营、并打有广告的斐讯零元购路由器。2016年年初,赵玉强正式加入代理销售斐讯零元购产品行当。

2018年6月,斐讯突然停止返还现金,赵玉强才发现自己被骗了,损失至少24万元。他四处维权,却遭当局打压。

“轮椅哥”想卖器官维权斐讯难友的悲歌

图为今年8月份京东上的零元购产品截图。(受访者提供)

为了经营这个零元购,赵玉强在斐讯及返现平台联璧金融和华夏万家,花尽了他之前开淘宝店的薪资和这两年来用嘴巴操作电脑、辛辛苦苦挣来的10万元工资,还有他60多岁双亲一生的积蓄(7、8万)以及姐夫的47,000元。

「我不想做一个不讲信用的人,不想和斐讯、京东那样骗客户。」赵玉强告诉大纪元记者说,他家现在靠低保和做些小卖过活,手机费还是网民替他交的,「我爸60多岁了,也不可能出去挣钱了。没有办法还钱了,只剩下卖器官了。」

「政府说黑是黑,说白是白」

赵玉强表示,斐讯零元购曾得到上海市政府的鼎力支持:「他们(政府官员)三天两头去参观,还去颁发证书。斐讯都这样了,前几天还能获选中国企业五百强。」

他介绍说,当斐讯、联璧金融和华夏万家爆雷后,上海警方称斐讯与其它两家没有关係,斐讯是正规企业,联璧金融和华夏万家是非法公司,甚至称联璧是四川的一家公司。

实际上斐讯、联璧金融和华夏万家实际控制人是同一个人,也就是说这三家平台是同一个老闆。赵玉强说,「我们都被矇骗了。没有牌照怎会颁发奖项,还能在他们(政府、警察)的眼皮底下开展两年骗局?政府说黑就是黑,说白就是白,我们老百姓就是韭菜,想怎幺骗就怎幺骗,想怎幺割就怎幺割。」

几乎是每时每刻都需要父母照顾(穿衣脱衣、餵水餵饭、处理大小便等)的轮椅哥,曾经通过先为客户垫付、让客户真正体验到返现、再还钱的办法,赵玉强赢得了不少客户,也打通了销售渠道。这个过程,都是他每天用嘴巴夹筷子在电脑上一个字一个字敲打出来的。「我只会拼音,所以很多时候还会打错别字。」

“轮椅哥”想卖器官维权斐讯难友的悲歌

赵玉强靠嘴巴咬筷子打字。(受访者提供)

赵玉强从克服种种困难在淘宝上做生意,到转向加入斐讯平台,最后,他的月薪能达到5,000元。「用嘴巴每月可以弄到5,000元已经是相当不错了。」赵玉强说。

然而,今年6月19日这些平台爆雷后,他整个人都傻了,失魂落魄了20多天,几乎不吃也不喝。「我就觉得对不起我父母。我要不卖器官,我永远都无法面对我的家人和信任我的客户。可是我父母说我是他们生养的,不许我糟贱自己。」

最近进京维权赵父被抓本人被抬走

10月17日,赵玉强来到北京,计画18日去京东总部维权。但是赵玉强「出来还没有10分钟」,他的父亲就被老家社区人员抓走,甚至威胁说「让我爸明天去派出所,要拘留他」。

赵玉强愤懑道:「当地政府除了会打压,还能做什幺?能不能为人民做点实事?」

原本与赵玉强约好一同前去维权的朋友告诉大纪元记者,当自己到现场后才知道赵一早就被山东政府人员、警察强行抬回老家,至今未联繫上他。

赵玉强朋友说,这次上京东总部维权,主要是想问:京东法律团队跟斐讯相关人员谈判的结果如何?京东是否要对自营的出现问题的产品负责任?

其实,赴京的当天(17日),赵玉强状告京东的案子开庭。但是山东惠民县法院称,京东提出管辖权异议后,开庭时间被延期。目前赵玉强已经请律师申请驳回,在等待处理。

赵玉强表示,正是因为京东此前替斐讯零元购大力宣传促销,导致自己上当受骗,如今该返现平台爆雷,原告血本无归、损失惨重;所以受害人要向京东讨说法,要求京东承担应有责任,赔偿用户损失。

当地政府威胁「不删除就弄死我」

7月10日,他同惠民县斐讯受害者张明一起到山东省公安厅寻求帮助,结果工作人员说,他们与上海公安厅是平行单位,所以无权过问此事,让他们去北京公安部反映此事。

「回家后,我都觉得生活不下去了,想要死了。」赵玉强说。

7月29日,一群斐讯受害的残疾人去北京维权,赵玉强在他人的帮助下也到了北京。30日凌晨,山东临沂的一个小伙子、一孕妇、一大学生与他及云南一单身母亲(女儿有心脏病,投资14万)在外露宿一晚。

7月30日当天,他们到信访局,信访局把他们支到公安部。公安部只记录了他们的身份证和举报信。31日他们只好集体去国务院,结果不少受害者被送到久敬庄。山东驻京办的人则把赵玉强和他父亲诱骗到山东一偏远地方,扔下车后拍照,然后抢走了赵玉强的身份证、包、手机及证明斐讯诈骗的资料。

“轮椅哥”想卖器官维权斐讯难友的悲歌

赵玉强去维权。(受访者提供)

「现在当地政府把我当成黑恶势力。」赵玉强说,「不让我在网上说话,任何言论都不行。我一发微博,他们就打电话威胁我,让我删除,不删除就弄死我这样。」

到目前为止,当局还扣留着他的身份证,而新办的身份证也没给他。

除此之外,当地警方打电话威胁赵玉强的父亲说,你儿子已经犯罪了,因为他是残疾人我们没处理他,如果他再发微博被别人看到,那我们就要处理他了。

他父亲被吓坏了,不得不逼迫赵玉强:「你不要再在网上发表任何言论了,不要再和那帮维权的人联繫了,你要不听我的话,我就给你断网,电脑、手机给你扔出去。」

赵玉强对大纪元表示,他最大的诉求就是希望政府能承担起责任,正确对待受害群体,严惩骗子,而不是打压受害者以达到所谓的社会稳定。

「只要我发微博说实话,10分钟之内警察就会赶到我家。」赵玉强说,「活在中国的人是没有人权的。有时候我真不想待在这个破国家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