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2020-06-10
阅读786
“这是我唯一能做的”‧往返柔隆聆审‧赖母3年不曾“缺庭”(柔佛‧新山3日讯)法庭审讯“古来校花赖映兴惨遭撕票”一案3年以来,赖母不曾缺席过任何一场审讯,即使家人无空相陪,她也会独自从柔州舟车劳顿赶赴吉隆坡聆审。虽然高庭日前已判处第一被告死刑,但赖母往返柔隆两地的辛劳情况暂时仍不会结束,因为被告準备上诉,而赖母已决定,她将像过去般往返两地以聆审被告的上诉案,并希望当局能作出对女儿公平的裁决,“这是我唯一能为女儿做的事情。”赖母谢秀萍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她将继续与承接本案的主控官奥玛保持紧密联繫,以亲自跟进被判死刑的被告的上诉案,以及另两名等候苏丹发落的被告的情况。“即使日后仍须舟车劳顿北上吉隆坡听审,我也不会觉得疲累,因为这是我唯一能为女儿做的事。”谢秀萍不知道判处死刑的被告将在何时上诉,而她将向主控官奥玛打听上诉庭审讯这宗上诉案的时间。与主控官保持联繫“我目前所了解的是,若被告提出上诉,上诉案至少会审讯3年,我已做好心理準备,日后可能需像过去般继续到吉隆坡聆审。我丈夫的兄弟都住在吉隆坡,如果我独自北上,他们会来接载我去法庭,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自赖映兴遇害的案件被带上法庭审讯后,在过去两年半来,此案曾先后交由古来推事庭、新山高庭及吉隆坡高庭审讯,在这段期间,谢秀萍未曾缺席过任何一场审讯。若家人无法抽空陪同她到法庭,她仍会独自到法庭聆审。谢秀萍说,她想亲自跟进案件的进展,就算她的马来语不灵光,她都不曾打退堂鼓。“主控官这些年来一直与我保持联繫,通知我有关法庭开审的日期和时间。除了要上庭作证,其他时间我都是坐在公众席上看律师法官审理案件,虽然有时听不懂,但只要法庭审讯我女儿的案件,我一定会到场聆审。”被告上诉赖母斥不知悔改吉隆坡高庭日前判处“古来校花赖映兴遭撕票案”的第一被告死刑后,赖家喜极而泣,因为至少已有一名凶手将被正法,可慰死者在天之灵。不过,随着被告决定提出上诉,赖母原已平伏的情绪再度升温,直斥被告不知悔改和毫无愧疚之意。谢秀萍说,吉隆坡高庭于4月1日宣判25岁成年犯被告郑锦鸿谋杀及绑架罪名成立,其余两名面对同样罪名的未成年被告则被押返监狱,等候柔州苏丹发落时,其中一名未成年被告闻判时一度眼睛泛红,但被判死刑的被告却面无表情。“退庭后,我无意间听到被判死刑的被告要求父亲花点钱另找律师提出上诉。从他的言谈举止,我感觉对方没有悔改之意,好像不认为自己应面对死刑。”她指出,被告当年在干案之前,就应该知道后果的严重性,他们须为自己的罪行负责,但对方却似是没有丝毫歉意。被告家属不曾道歉谢秀萍指出,案发到现在,3名被告或家属不曾向她和丈夫道歉,就算在法庭碰头,彼此也没有打招呼。“他们从来没有说对不起,我们也不曾谈话。仅有一次其中一名被告的母亲在不远处向我点头示意,我想错的是她的儿子,于是礼貌上向她点点头。”她说,之前她在法庭问被判死刑的被告,为甚幺杀死她的女儿,对方没有说话。“我的丈夫到现在提起女儿的事,情绪便激动,见到3名被告,一股气会涌上心头,不过在法庭见到他们,他还是强忍怒气,未曾痛骂他们。”炸鸡巧克力祭映兴赖映兴早逝,对赖家来说虽是胸口永远的痛,但他们知道,日子仍得继续过下去,因此也就渐渐地收起悲伤,把映兴放在心底怀念。谢秀萍说,由于在法庭宣判的前一週,他们已拜祭过女儿,因此,她将另找一天到女儿的骨灰灵前告知判决情形。“清明节时我们準备了映兴喜欢的肯德基炸鸡、果汁和巧克力祭拜她,中秋节或过年,我则做她爱吃的月饼口味及年饼带去给她。”女儿离世已是事实,谢秀萍告诉自己需看开,但她承认到现在心情仍未完全平复,一看到映兴的照片便流泪,大女儿因此把映兴大部份的遗物搬走,以免她睹物思人。见遗照即流泪从事保姆工作七八年的谢秀萍,育有4名子女,映兴排行第三。她现在照顾1岁多的外孙女及另一名3岁小女孩,同时间也照顾83岁家婆,还要料理家务和烹煮餐点等事宜。“带小孩日子比较容易过,週末我会去早市帮忙姐姐卖花,平日就去打太极或跳排舞,或到佛堂唸经参与其他活动。”谢秀萍说,她的个性自主,映兴的事一度让她情绪郁闷,现在她不会再钻牛角尖,也走出当初的阴影。“时间会沖淡伤痛悲哀,我和家人会把怀念映兴的情意,永远放在心中。”诵经后梦见女儿微笑谢秀萍说,女儿赖映兴过世后的一年,有一回她在佛堂做法事,协助诵唸地藏王经后,没想到当晚就梦见女儿对着她微笑,令她深感奇妙。谢秀萍经历两次如此梦境,过后她因家事忙碌,不常到佛堂唸经,而二女儿则梦见过与映兴逛街购物。“我的4个孩子从小到大感情非常好,凡事有商有量,常互相指导功课。”她说,有一次家婆要求在清明节到神庙“问米”,想探知映兴在另一个世界的情况,结果家婆反而伤心难过。“其实,问米婆没有说甚幺,但家婆提起映兴便流泪,现在也会这样,我们过后不再去了。”生前好友定时祭拜谢秀萍感谢亲戚朋友在女儿逝世后,给予他们全家安慰和支持,当中一些人仍不时探望他们,包括赖映兴生前在服装店课余打工的老闆娘、扯铃教练和知心好友。“映兴生前人缘很好,她的老闆娘逢初一、十五及清明都会祭拜映兴,有位到台湾留学的朋友,过年回国也必会到映兴的骨灰灵位拜祭。”“映兴结交许多好朋友,她在初三时没有去补习,同学还会主动把补习教材複印给她学习。”由于映兴非常爱读书,谢秀萍当年办理女儿身后事后,于女儿头七那天,将课本连同校服书包,一起焚烧给她。/独家报导:李桂萍‧2011.04.03